网约车赛事“下半场”:盈利为王

文章正文
2020-05-11 07:28

网约车赛事“下半场”

网约车赛事“下半场”

网约车平台近日接连传来提振行业信心的消息。上线五年后,首汽约车宣布实现盈利;滴滴总裁柳青日前也透露,滴滴国内乘车量已恢复近七成,滴滴核心业务在疫前已实现盈利。但此前风波不断的易到用车,却步小黄车后尘走上了“卖货”求生之路,用户使用充值款支付车费时还被强行“打折”。两极分化的趋势表明,烧钱无数的网约车平台终于进入了赛事“下半场”。

网约车疫情重创后平缓复苏

疫情下,网约车业态短期内遭遇重创,呈现断崖式下降。易观数据显示,2020年春节期间,中国网约车市场每日直接订单损失超5.8亿元。但易观分析认为,疫情虽短期内扰乱网约车市场节奏,但疫情稳定后,在庞大共享出行需求推动下,中国网约车市场有望迎来较快增长。

事实上,随着疫情平稳,出行人数有所增加,网约车市场正在平缓复苏。

滴滴总裁柳青近日透露,目前滴滴在中国的乘车量已达到新冠病毒暴发前水平的60%至70%,是2月份低点的五倍。她表示,滴滴的资产负债表非常强劲,核心业务在疫情前已经盈利,滴滴目前没有裁员或筹集资金的计划,将专注于提高效率。

5月6日,首汽约车CEO魏东也发布全员内部信,宣布首汽约车在2020年4月实现了全国整体正毛利,公司有望在今年4季度实现息税前利润为正。在去年7月,首汽约车在上海和深圳两个城市率先实现盈利。

两极分化严重同行“卖货”求生

在同行开始盈利的同时,命运多舛的易到则被用户抱怨遭遇余额退款难、甚至余额消费难等问题。

近日,多位用户发现,此前自己充值的易到用车余额在支付车费时竟不能全额抵扣,而必须通过“余额支付+现金支付”的方式才能完成车费支付,充值金额仅可抵扣30%,另外70%需要额外付款支付。

事实上,这一混合支付规则从2019年就已上线。近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多位消费者关于易到余额退款难、司机提现难的投诉。

记者注意到,易到用车APP首屏广告上还显示着“会员余额兑好礼”“全余额兑换商品专区”等字眼。点击进入后,便进入了名为“易行优选”的商城首页。然而,即便是用余额在商城中购买商品,余额也只能抵扣部分商品金额,用户还需要支付额外的费用。例如:286元五斤的五花肉,可用余额抵扣114元,现金再支付172元;51元2千克的东北绿豆,余额可抵扣25元,现金再支付26元。

“这不是共享单车小黄车的翻版吗?”多名易到用户表示,非常担心平台还能不能支撑到自己余额花完的那一天。

几年前,一度被视为网约车“黑马”的易到,曾在网约车大战中因拒绝参与补贴大战而被滴滴等平台拉大了业务规模的距离。此后,易到也开始通过大额度充返、补贴吸引用户,但很快遭遇乐视挪用资金等危机而动荡频频。

记者采访时发现,上文中遭遇充值余额“被打折”的用户,有不少就是在易到大额度补贴充返时被吸引充值的。而如今,易到也不得不通过电商卖货、混合支付等方式,减缓现金流压力,谋求生路。

盈利能力成重要“赛点”

尽管网约车行业竞争激烈,依然有玩家不断涌入。过去一年,美团、高德的聚合式打车平台不断拉新、壮大,而除了互联网公司之外,很多造车企业也开始把网约车行业当做是解决汽车库存的一剂良药。除吉利集团四年前成立曹操出行外,去年,长安汽车、中国一汽、东风汽车联合腾讯、阿里、苏宁等企业成立了一家新的互联网出行平台“T3出行”。

“疫情之后的网约车供应侧,将更多向资金实力强、风险抵御能力高、司机管控能力强的大型企业集中。”易观分析师孙乃悦说。财经评论人“万能的大熊”则认为,“网约车的下半场,盈利为王”。

以首汽约车、滴滴为例,前者在内部严控支出,保存实力的同时,还开始尝试跨界合作,与美团、盒马生鲜等企业展开联合配送业务。滴滴则为了保证司机收入,在今年3月跨界上线了同城取送件和跑腿两个新业务。据滴滴方面介绍,首批滴滴跑腿员由滴滴代驾司机担任,未来还会扩大跑腿服务的城市范围,并面向网约车司机以及社会招募跑腿员。

来源: http://www.37vc.com/qiche/228202.html
推荐文章